褚先生懷裡的小作精又鬨啦
褚先生懷裡的小作精又鬨啦
Add

【編劇作家vs科研男友】【雙向奔赴的蓄謀已久】

宋晚漁被問到初戀時,“他已經……死了。”

說完不久看見活生生的前任,宋晚漁直呼:“鬨鬼了!”

褚頌年看著上躥下跳的小作精,笑道:“全身上下就嘴巴最硬。”

——

宋晚漁:“可是,我不想當月亮,月亮隻會折射太陽的光,我想做他的太陽,做他冬日裡的暖陽,這樣我就不是一無是處了。”

原來一無是處的我,在他的眼裡熠熠生輝。

——

褚頌年:

Recent chapters
Popular rec
Source update